山木查

木乃伊系少年。
秘技:爬墙术。

 

【喻黄】当黄少天穿越到ooc国家(上)

补档。有些长,分了上下。


01

“玩家黄少天,成功穿越到塞冷丝国度,开始传输数据,进度31%...”

这是黄少天恢复意识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他还没有来得及出声,冰冷的声音再次传出。

“数据传输完毕,开放语音。”

脑袋里叮的一声,黄少天突然感觉到身体变得非常轻盈,脑袋里一团黑雾突然被一道强光驱散,顿时间觉得神清气爽,仿佛事后迎来的第一个早晨。

昏昏沉沉的感觉消失,黄少天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空无一人的房间里。

记忆还停留在昨晚的庆功宴上,郑轩被灌得神智不清,徐景熙抱着麦克风鬼哭狼嚎,卢瀚文跟李远倒地不起。早就跟小卢说了不能喝酒!黄少天皱了皱眉,昨晚玩得太放肆了没有注意到,不过队长居然没有及时制止他?

黄少天努力回想着昨晚喻文州的身影,队长昨晚喝了杯啤酒,脸有点红的说去趟厕所洗把脸...

那时候自己也喝得昏昏迷迷的,不知道队长回来了没有...

“玩家请专心游戏。”被冷落的系统声音透着一丝警告,“现在开始游戏简介。”

“玩家现在的身份为塞冷丝国王子,因为国王暴毙,邻国入侵而被迫进行丧权辱国的和亲。”

“设定是高贵冷艳废语系王子,ooc会被视为任务失败。”

“ooc一次,扣除点数100,若点数变负,视为游戏失败,玩家被遣送秋葵星球。”



黄少天长叹了一口气,心情非常复杂。他告诉自己作为一个冷静睿智的剑圣,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时要表现出蓝雨王牌的气度。

再怎么说,就算是真的穿越到了游戏里,给系统一个好的印象说不定会让他早点回去。

黄少天露出非常友好的微笑,面对着空气开口。

“卧槽这是什么鬼地方,塞冷丝国度?我是王子?高贵冷艳?这是梦吧这一定是梦!昨天晚上我明明还在跟战队的人一起庆祝,就只是喝了一杯啤酒,对就是那杯啤酒郑轩那小子塞给我的时候笑得不怀好意,他不会是你们派过来的卧底吧?卧槽我回去一定要向组织举报他!”

说完他握了握拳头,一幅决定大义灭亲的悲壮模样。

系统传来一声冷笑,明显地嗤之以鼻,“我们不需要这种低级的卧底。”它继续开口,言语中带着小小的骄傲,“况且我是目前系统里有的最新版本,可以直接无视地点和距离召唤玩家。”

黄少天看着空气中出现的黄色框框,仿佛看到了它背后摇动的尾巴。

“那个…”他斟酌了一下用词,“紧跟时代的系统,塞冷丝国度就是这个什么都没有的空房间?”

“玩家心理适应能力不同,系统在进入游戏前会给一段缓冲期。”框框里出现一段文字,“经过测评,你心理承受能力为A。”

“系统额外照顾,玩家可以提出三个疑问。”

我谢谢你大爷啊系统。

“基于玩家话痨属性,为提前适应高贵冷艳废语王子人设,每个问题控制字数20以内。”

黄少天愤怒地举起右手比了个中指。



黄少天沉默了会,按照目前的情况自己是穿越无疑。那么现在队长他们应该发现自己不见了吧?虽然十一赛季刚过,但是还有一系列的发布会和记者会,作为蓝雨主力,本剑圣的消失会带来多大的麻烦啊啊啊!!一想到现在可能乱成一团的蓝雨内部,黄少天恨不得爆手速把把这个穿越游戏秒秒钟通关。

凭着剑客的敏锐直觉,黄少天思索片刻便开口。

“这个游戏时间跟现实世界时间是怎么换算的?”

“游戏时间一天等于现实世界的1小时。”

“我穿越到这里的事情会被发现吗?”

“系统会自动补全玩家在现实生活的记录,不影响现实世界。”

“还有谁一起穿越过来了吗?”

“目前就你一个。”

“目前?也就是说还会有人穿越过来吗?”

“完成玩家疑问解答,进入场景...”黄色框框直接无视掉黄少天的话,擅自启动了开始按钮。

黄少天刚想告诉他无视别人是不礼貌的,与时俱进的系统应该涉及方方面面,及时更新中华礼仪注意要点。然而声音还梗在喉咙中,脚下突然一个不稳,身体就倾斜过去了。接着他低头看到脚下出现了一个黑洞,下个瞬间他就被吸进去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中。

身体有在下坠的实感,黄少天看着熟悉的黑夜,陷入了对人生的思考,对不起郑轩我不应该偷吃你的布丁,小卢我再也不欺负你了还有队长你们不要想我我一个人可以活得很好。

再见了,我的朋友们。



黄少天愣了3秒才适应视野内出现了一块天花板,他回过神开始观察身处的环境。

果然是王子待遇,黄少天摸着身上的丝质睡衣,感受着身下大床柔软的触感,看着富丽堂皇的装饰,不禁暗叹,人生中多个王子的经历好像也不错?电视剧里王子身边通常会围绕有很多腿长胸大貌美的软妹子这个应该是真的吧?

他起身,跃跃欲试的想要开始探索这个新的世界。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黄少天警觉地看着门,开始思索要怎么开口。

请进?进来?准?嗯?滚进来?该死的系统快告诉我这个王子的日常用语是什么啊!!

敲门声契而不舍,一声比一声有力。

黄少天心里直打鼓,他脑袋闪过周泽楷的模样,对对对就是周泽楷的设定!他会怎么回答?嗯?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试图发出高冷的哼声,门瞬间就被踢开了。

所以能用这么粗鲁的方法为什么要敲那么久的门?

黄少天想着自己高贵冷艳废语的人设,不由得收拾好表情,冷冷地看着来人。

可定睛一看他差点没忍住破功。

不是说敌国的王子吗?不是说只有他一个人穿越吗?

那为什么喻文州会出现在这里?!!

黄少天眼睛亮了亮,身体还没来得及反应,耳朵便接收到熟悉的电子音。

“第一个任务,拒绝王子且不能引起怀疑。完成任务获得点数10。”



02

黄少天立马停住了动作,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生存艰难的国家,什么动作都需要慎重考虑之后再做决定。

对面的喻文州看到黄少天稍露惊喜的表情,但随即僵住的动作,眼里划过一丝喜意。

“少天,你醒了。”喻文州快步走过来,勾住黄少天的胳膊做搀扶状,“大病初愈,怎么就轻易下床了呢。”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声音,黄少天脸上稍露动容,但是碍于自己的人设,只是轻轻地说了句,没事。

队长!我没事的我很坚强我只是有点想哭。

在喻文州的2000米滤镜里,黄少天脸上带着生病之后的柔弱,难得没有反抗安静的靠在他的身上。

角度再斜一点就会倒在他的怀里了,他这么想着,心里一下子九曲十八弯。

黄少天没有意识到危机,想要开口,但是想到队长这么精明会不会识破他的身份,一时难以抉择。

喻文州眯了眯眼,他这个角度低下头就可以看见黄少天白皙的脖子,视线稍移就能往下看到诱人的锁骨,再往下是...

喻文州低下头靠近黄少天的耳朵,轻轻地说了句,“少天你考虑好了吗?”

喻文州的气息很烫,喷出来的热气让黄少天抖了下。

这个国家的人都这么不避嫌的吗?男男也授受不亲啊!!黄少天不自在地把头扭开,稍微拉开距离,他转了下眼睛想套点话,然而喻文州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喻文州看着难得羞赧地黄少天,眼神深得如墨,他左手绕过黄少天腰侧,稍一施力拽过黄少天,直接把人带到旁边的床上。

熟悉的软度传来,黄少天再次莫名其妙地与软纱面对面。

队队队队长他想干嘛?黄少天大脑当机,失去思考的能力。

“少天,你终于答应了对吗?”

喻文州俯下身,柔情把本来温和的脸打点得更是深意,黄少天看进他的眼底,深墨色的瞳孔躲在笑意之后,隐晦地露出侵略意图。

“我说过你迟早会答应的。”喻文州笑得温驯如玉,看向黄少天的眼眸越来越深,他缓缓靠近黄少天,直到鼻尖相互触碰,难言的暧昧涌动,喻文州轻笑一声,手潜入衣服下摆。

婆娑着缓慢地,带着享受猎物般地抚摸。

触碰到皮肤的瞬间,黄少天感觉浑身的汗毛都在颤抖。喻文州的手保养得很好,没有硬茧,指腹细纹擦过皮肤的感觉让黄少天汗毛微张。黄少天闪躲着变换体位,却在成功实施前被喻文州一把定住。

“少天,安静些。”喻文州深情地注视着他,眼里的温柔像涟漪一般扩散开来,一圈复一圈。

不安分的手越过肚脐,向上摸索着,靠近令人垂涎的目的。

黄少天几乎是立刻停住了呼吸。



“警官玩家,任务即将失败。”眼前的黄色框框倏然出现,慌忙地在空中飞舞,发出警告的响声。

黄少天蓦然回神,身手矫健地推开喻文州。

猝不及防被推开的喻文州踉跄着后退几步,狼狈地稳住身形。他脸色一变,眼神凌厉地对着还在床上方才再一次拒绝他的黄少天冷哼,开口鄙夷,“还在端着你的王子架子?”

黄少天没转过神,眼前的喻文州阴沉着脸扯出残忍笑容,“国王死了,塞冷丝国被我侵占了。”

“而你,只是我随时可得的亡国奴。”

黄少天吞掉差点脱口而出的抱歉,他看着眼前变化巨大的喻文州,引以为豪的语言中枢第一次反应不过来。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惊愕又呆滞的表情,像是有些心疼,再次开口时语气稍微软化,“当然,你要是答应和亲,我可以撤掉军队。”

黄少天心里一万句mmp滚过。

ooc这么严重还管不管!凭什么我ooc就要被扣分!还我温柔慈爱的队长啊我不干了!

略过满屏的垃圾话,黄少天突然感受到影帝的力量穿魂而入,他抚着额头静默须臾,再次抬头俨然一副誓死不从的忠贞臣子,黄少天眼里褪去了情感,只剩淡漠侵袭其中,他下巴微扬,看着喻文州一片冷意,“不可能。”

像是多看一眼都是侮辱,黄少天撇过头,颈部线条僵硬又执着,他扬起手指着门外,在两人面前横亘出一条鸿沟。

“真遗憾。”喻文州怒意冲上脑门,红着眼咬牙切齿,“记住你说的话,兵戎相见也是你逼的。”

“不送。”

“不识好歹!”喻文州走出去,狠狠地把门一摔,爆发的巨大响声宣告了对话结束。



再次归于寂静,黄少天背脊一松,失了气力。

他看着着陌生的装潢,偌大的房屋像极了游戏里的陈设,却没有一处有熟悉的感觉。黄少天沉默了几秒,无声地叹了口气。

喻文州碰过的地方仿佛还残存着温度,一星一点地烫着皮肤,灼人的疼。

可是他不是队长。

“恭喜玩家完成任务:拒绝王子。获得点数10,累计点数109.”

黄少天立马收回黯然孤独,对着系统又是一副“这什么鬼游戏!!快让本剑圣回去!!”的样子。

“喂喂喂我说系统我初始点数就只有99?那不是我这个任务失败了就直接变成负数?”黄少天对着框框抗议,“你们这是强行坑骗玩家啊?你知道游戏最大的卖点就是无数次重来的机会吗?打游戏不就是让人愉快消遣的?请问贵公司有考虑玩家体验感受,设置重来的选项吗?”

“人生没有后悔的选项。”框框继续冷哼,“请玩家谨慎对待,不要沉溺色相。”

黄少天非常想要开启系统静音。

“那么我的主线任务是什么?”黄少天突然想起来,“拒绝和亲?重振塞冷丝国?那非常适合帅气的我!老早就想尝试一下剑客拯救世界的这种设定了,终于一偿夙愿,很好本剑圣很满意!等等!!和亲是指我跟喻文州?男男可以结婚?!!”

框框里显出“淡定”两个字,“游戏设定无性别差异对待,类似平时你看的BL小说里的ABO设定。”

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侮辱我的直男人设!被触及底线的黄少天立马想甩出一万字小论文反驳,但不凑巧,敲门声打断了本世纪最激动人心的演讲。

“王子殿下,国师大人求见。”门外传来侍女恭敬的声音,黄少天还看到人影做了个揖,“国师大人他说在静音阁候着。”

“第二个任务,揭穿国师的卧底身份,完成任务获得奖励点数20,失败扣除100。”系统撂下这句话立马隐身。

黄少天决定回去之后要给游戏公司写一封声情并茂的投诉信,他打开门,反手立身,绷着脸抿紧嘴唇,冷冷开口,“带路。”



03

狠狠地过了一把影帝瘾的黄少天非常高贵冷艳地鼻孔朝天,他与侍女四目相对,后者略微羞赧地别过头。

什么情况?这个王子还带万人迷的设定?黄少天一副了然,以拳抵唇低咳一声,对着侍女点了点头。

侍女也随着莫名点头,脸上的红晕还未消散,她咬着牙像是做下了决断,低眸吐气如丝,“王子殿下,您还没有更衣。”

黄少天这才低头审视了一番着装。他身上的黑色丝绸睡袍,因为喻文州那番动静此刻正凌乱的搭在身上,露出大片春色,久宅的白皙显眼与黑色相对,方才发生了什么,明眼人一看便知。

黄少天,一个纯情了20几年几乎靠着右手度过了青春的男人立马表情崩裂,他低咳了一声,迅速踏入房间反手把门关牢。

“npc对于剧情进展也非常重要,请不要试图牺牲色相来获取情报。”不知何时出现的系统正悬在空中,给予黄少天友情提示。

黄少天发誓他从系统的语气里听出了鄙视!他环顾四周,复杂的房间摆设里像是故意忽略,硬是没有找到类似衣柜的道具,“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王子更衣不是会有很多个侍女服侍的吗?侍女没有就算了,衣服也没有的吗?!系统就没有一键更衣选项吗?”

“有的。”框框里显示出“是否选择一键更衣?”,“需要消耗点数10。”

“点数10?小黄你这个强盗!换完衣服不是就等于刚才我免费被调戏了?剩下点数99不是说下次任务我失败了就直接gg?”黄少天低声抱怨,恶狠狠地盯着框框,然后恶狠狠地按下了“是。”

黄色框框抖了抖,显示出进度条。

“一键更衣,完成度100%。”

更衣没有什么实感,黄少天只是觉得眼前突然出现一阵光,等他消散后他已经换好了衣服。王子的衣服款式繁琐,重量也后知后觉地骤增,黄少天看着自己被包得密不透风,难受得皱了皱眉。

好怀念蓝雨的日常队服啊,又好看又凉爽。



跟在侍女身后,黄少天默默地欣赏沿途建筑物,缄默阁,勿语阁,无言阁,默心阁......

他停下脚步,盯着门口烫金的隶书大字,静音阁,这个游戏绝对是针对我!

房屋确实敞亮,屋里背影伫立,黄少天眯了眯眼,莫名觉得背影熟悉。他扬手示意侍女退下,学着武侠小说里大侠的样子抬起一只脚踏入门槛,鞋还没有沾地,心中预感实现,迎面传来的声音无比熟悉。

能不熟悉吗?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殿下您终于肯面对了。”对方的语气中带着欣慰。

黄少天看着眼前一身绿官服,带着乌纱帽一脸忠臣样的王杰希,突然明白了一切。

阴谋!都是阴谋!这王大眼当国师,难怪塞冷丝会亡国,这分明就是预谋好的!

宿敌见面分外眼红,黄少天感觉浑身充满了神龙的力量。他微仰起头,不施三分演技便将敌意释放得淋漓尽致。

三日不见,王子气质突变,王杰希诚惶诚恐地看着黄少天,大小眼里满是不解和担忧。

“王国师。”黄少天的声音像是从冰上流过,满是冷冽的味道。“塞冷丝已亡,你也不必费心了。”

王杰希讶异地睁大了双眼,满是不敢置信,本不对称的两只眼睛现在更为夸张,“殿下!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

好一个演技派!黄少天冷哼,若不是事先知晓了任务,他估计这会就被这副痛心疾首的忠臣模样给戳得良心不安。黄少天默默地给王杰希双击666点赞,在心里的小本本里加上一句,回去一定要让老王退役后打进演艺圈,拿他几个影帝奖,为中国影视作出贡献。

深藏功与名的黄少天用余光瞥了一眼国师,指着他的乌纱帽嘲讽,“我说什么很清楚,我怕国师大人你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黄少天学着电影里反派角色般冷笑,“还是说卧底当久了入戏太深?”



王杰希双手颤抖,像是被这个无厘头的话气得癫痫发作,他一副衷心肝胆可照,眼里满是君不信臣臣以死证明的忠烈。

黄少天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老王这是已经修炼到谎话被拆穿还能坦荡荡地继续演下去的境界啊!

被激起斗志的黄少天袖子一甩,扬起的尘埃都带上了亡国之徒的悲凉和对叛国之臣的恨意。他嘴唇因为愤怒颤抖着,“王杰希,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王杰希侧过头不愿多说,“臣对得起家国,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黄少天轻轻地重复了一遍,随即嗤笑着逼问,“国王暴毙,国师无视朝纲,公然投靠敌国。”

王杰希眉头微皱,张口想要解释却被黄少天一个手势制止。

“潜入塞冷丝8年,数次挑起战争。与敌国通奸,窃取情报,君亡国破,好一个问心无愧。”

黄少天看着眼神阴霾的王杰希,淡淡地说出最后一句,“君王之愈,守口藏心。”

王杰希的瞳孔猛然一缩,他审视着眼前脱胎换骨的黄少天,还是一副病秧子的模样,不同的是眉眼里透着帝王家的傲气不屈。虎父无犬子啊,王杰希突然百感交集,他靠着木椅木然坐下,语气一扫之前的忠贞,“我以为我藏得很好,没想到居然被王子殿下看出来了。君王之愈,守口藏心。您居然连这个暗语都知道。”

王杰希定神细看黄少天,投来的目光若有所思,“陛下最近变化很大。”

那是当然!这是脱胎换骨你知道吗!黄少天内心给显示台词的小黄发了无数个赞美的弹幕,面无表情地继续他的表演,“家国俱失,臣子之责。若是父王知道塞冷丝的卧底是你,他恐怕会痛心疾首,难以安息。”

王杰希被激得一怔,右手在扶椅上来来回回地蜷缩张开,眼底的挣扎最后被狠意撕开,他伸出两指曲起伸直,瞥向黄少天的眼神多了一丝深意。

“那是臣的荣幸。王子殿下,为了塞冷丝,现在您应该在和亲的路上。”

黄少天看着凭空出现的几个黑衣人,潜意识地手指按键,在反应过来不是游戏操作时他被一记手刀背后一击,重击的麻意从脑勺蔓延至四肢,意识丧失的瞬间,王杰希的低语传入耳中。

“信我。”

黄少天双眼一闭,没入黑暗。



昏昏沉沉中黄少天做了个梦。

梦里他被一张巨网缠着,越是挣扎越是束缚得紧,最终被缠绕成茧的他愤怒地瞪着旁边冷笑的王杰希。王杰希穿着奇怪的绿官服,拿着鞭子靠近,嘴里说着臣被逼无奈,一边又把鞭子抽得啪啪作响。

画面极其诡异,背景音还是漫天凄凄惨惨的抽泣声。

黄少天吓得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严严实实得连挣扎的欲望都没有。视线被红布盖住,黄少天凝神静听,发现背景音换成了万人同哭。

梦中梦?黄少天反手轻轻地掐了一下自己,一个人鬼哭狼嚎他可以接受,一群人鬼哭狼嚎那场面就有点可怕了。耳边不断传来的哀嚎和怒喊太过真实,悲恸的情绪就好像十里长街送总理。

他竭力地挣扎了几下,绳子的质量太过强硬,纹丝不动。黄少天刚想开口呼唤小黄,一双手覆上包围了他的手,安抚性地拍了拍,“殿下…”沙哑的声音传过来,几声哽咽被咽了回去,像是尽力在隐忍着。

卧槽原来旁边有人!黄少天稳了稳心神,强装镇定开口道,“掀开。”

若是没有猜测错,现在他应该是被五花大绑前往和亲的路上。黄少天面无表情地猜测,这块挡眼的红布应该别名红盖头。

那双手犹豫了许久,在黄少天又一次强硬地说了句掀开之后,颤颤巍巍地把红布揭开了。

双目对视,黄少天看着梨花带雨眼睛红肿的周泽楷,觉得自己现在心率不齐呼吸困难再不来几颗速效救心丹就马上要去见上帝了。

请问系统是对周泽楷有什么误解吗?研发游戏的人能不能事先研读一下全职高手这本区区几百万的小说?吐字如金周泽楷,来跟我念一遍吐字如金周泽楷!!

眼前的情况非常复杂,黄少天的脸色也非常复杂,他看着眼眶里还蕴着泪,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周泽楷,心里默默地烧了一炷香。

小周啊,我保证我回去之后还会像之前一样正常地看待你的。

周泽楷看着面色不虞的黄少天,眼神闪烁,他一紧张就喜欢揪手指,如今手指被他翻来覆去覆去翻来地变换了千百种姿势,却还是没能做下抉择。

他踟蹰了很久,肩膀紧缩头把头埋在胸前,偶尔偷偷瞥一眼黄少天发现对方还是那一副黑脸,又赶紧垂下去。

看,这就是在场上枪枪爆头的枪王,黄少天低叹,来了这不还是任人鱼肉?

沉默过于难熬,黄少天思忖片刻终是艰难开口。

“怎么回事。”

这明显询问的语气在周泽楷耳里就成了叛国投敌的质问,他眉毛微蹙,弱声弱气地辩解,“殿下我没有叛国,我...国师他...和亲...”周泽楷语无伦次地想要解释,又不知从何说起,眼泪巴巴的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

“现在在哪。”黄少天十个头九个大,急忙出声打断他的小情绪。

周泽楷嗫嚅地观察着黄少天的表情,声音如蚊,“和...和亲的路上。”说完他立马低头潜心玩弄手指,看黄少天郁郁表情复小心翼翼地劝,“国师已经宣布消息了,百姓都在送别。”

像是为了安抚他,周泽楷小心地掀开窗帘小角,透过三角隐隐约约地露出大片人群。

场面太过震撼壮观,黄少天颔首让周泽楷放下窗帘,他脸色不虞地看着前方,面容因为紧绷的情绪僵硬,看起来格外瘆人。

“我不逃。”

“松绑。”



04.

去往哈特国的路程不算长,黄少天在周泽楷断断续续地说明下,大致明白了目前的情况。

哈特国素来与塞冷丝不合,仗着国运昌盛,连年侵扰边疆,软硬皆施逼着塞冷丝和亲交好。塞冷丝国王不忍爱子只身敌国,大大小小战役誓死抵挡,长此以来消耗巨大,国库空虚民不聊生。终于,在天灾降临之年,君王领着兵队再失一城,悲痛之余触伤旧疾,没挺过去驾崩战场。

黄少天安静听着,眼里汹涌的尽是不明的晦暗。

“那时候我在哪?”

“国王..他担心,临走前命人囚禁…后来...”周泽楷揣摩着用词,“后来国师找到您时…您因为禁食昏迷...”

呵,黄少天有些烦躁地握拳,这还真是从哪都不符合本剑圣的形象。

轿子在安排好的路径下稳当进入皇宫,一位宦官拉着尖嗓子让众人服侍塞冷丝王子安顿,满脸殷勤地嘘寒问暖。在黄少天抬眸瞥了一眼后,老公公立马吩咐侍从悉心服侍,他得去给君主送信了。

哎呀妈呀,现在的小年轻眼神真可怕,想要活吃了本公公不成?

黄少天拂了众人,留下不愿离开的周泽楷,与他二人无言相对。大国就是不同,黄少天对着房里大阵仗的服装啧啧称奇,沉吟片刻,给了身旁拿着嫁衣正在劝诱他换上的周泽楷一个冷冷的眼神,“我不会穿的。”

周泽楷眼眶立马红了一圈,“殿下您不穿的话,被喻文州王子知道了又该挑起是非了。”

黄少天内心呼喊小黄无效,他看着那件大红嫁衣,再看着委屈巴巴的周泽楷,最终认命地点了点头。

周泽楷得到准许,眼睛刷的一下亮了,一扫之前的泪眼婆娑,柔声细气地嘱咐他不要动,手法熟练地帮他除去外面的衣饰。

被枪王(虽说是ooc的枪王)伺候显然是非常新鲜的事情,黄少天抗拒了几秒之后就被虚荣心说服了。不知道现实世界的周泽楷是不是贤妻良母型的,看他平常说话温温和和就知道是居家好男人型的,不过他的太太粉那么多也不需要他来做这些事情,黄少天这么胡思乱想着,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跟周泽楷的姿势有什么不妥。

塞冷丝国的衣服背后也有许多繁杂的扣饰,周泽楷解开前面的扣饰之后,先是打量了下黄少天陷入沉思的表情,然后狡黠地眨了眨眼,直接贴近黄少天双手绕到背后。

有了前车之鉴的黄少天敏感异常,他反射性地后退,无奈周泽楷双手被扣饰霸占了,连带牵扯动作让两人距离更加贴紧,从门外看就像是黄少天愈拒还迎,主动把周泽楷抱在怀里。

至少此刻站在门外的喻文州是这么想的。



知道黄少天主动答应和亲之后,喻文州就分秒不停地关注他的行程。之前被一些事情耽误了片刻,听到尖嗓子公公传来消息后喻文州将手里的卷子一扔,心急如焚地赶过来就为了早一些看见黄少天,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

好啊黄少天,负心冷血不说,到了我的地盘还想着跟小情人偷欢。

气急了的喻文州不怒反笑,他倚在门外,面容紧绷地露出狰笑,轻轻地咳嗽示意。

声响不大,突然被打断的两人皆是一愣。周泽楷像只受惊的兔子立马弹开,一副被当场捉奸的样子,满脸欲说还休地看了眼共犯黄少天,语无伦次地开口解释,“王子,我和殿下没有,不是这样的,都是我的错...殿下...换衣服...”

声音越来越低,头埋在胸前,眼泪也很应景涌了出来。

饶是喻文州也没有见过说风就是雨,还是连绵雨的男人。在往周泽楷身上扫了几下,阴沉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缝,他目光不虞地朝着周泽楷冷冷地说了句,“滚出去。”

周泽楷如获大赦,不舍地看了眼黄少天,满眼泪花的与他默默诀别。

随后,他站起身低song着肩膀,喻文州擦肩而过。

“走着瞧。”

周泽楷在空气中留下这句话,把音量控制在喻文州刚好能听到的范围,走出门下一秒身影不见。喻文州被这句挑衅惹得脸色发黑,在瞥见周泽楷瞬间消失之后心里立马起了防备。

不可小觑,不是简单的随从。

不过不着急。喻文州打了打心里的小算盘,决定先解决眼前的事情。

他挑挑眉,大步走进黄少天,像是捉奸成功的丈夫语气不善地质问,“王子殿下,不解释一下吗?”



黄少天简直被这个玛丽苏剧情雷得外焦里嫩。

卧槽这个剧情走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捉奸在床的感觉?我的人设是出轨的妻子吗?!!从小爱慕的王子殿下要出嫁忍不住作出暧昧的举动结果被他的未婚夫当初捉住然后被赶了出去小周你的人设真的没有得罪编剧嘛?!!

他艰难地眨眨眼确认自己还有思考能力,说服自己为了生存要勇敢面对一切未知的可怕剧情。

一边是明显表现出吃醋的喻文州,一边是自己的高贵冷艳人设,黄少天直视对方,甚至火上浇油地轻笑,“你不是都看见了吗?”

“真是好担当。”

怒极反笑,怒意烧得喻文州透不过气,他一步一步地逼近,把配合着后退的黄少天逼到墙角。很好,喻文州眼底的汹涌翻滚怒吼,向前一步把他们之间的距离变为零,他咬着牙在黄少天的耳边低声道,“还没有嫁过来就想着出墙?耐不住寂寞?”

这个走向也不对啊!!黄少天被圈在角落极为不适,他背部抵墙,防备让他僵直着身体,这种动弹不得的姿势让呼吸空气都变得艰难。他勉强地用双手抵住喻文州,侧过头躲过充斥了他的鼻腔的味道。

“我就是这样的人,失望吧。”

“与其说是失望,”喻文州突然愉悦地轻笑,“不如说是正好。”他双手并用地把黄少天解开的外袍脱掉,“既然你不介意,不如先让我来服侍一下你?”


tbc

我比较墨迹...翻出来一看什么鬼,改了许多字词句还是没救了。

下要再改改字句,明后天发(。

  99 3
评论(3)
热度(99)

© 山木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