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木查

木乃伊系少年。
秘技:爬墙术。

 

【喻黄】当黄少天穿越到ooc国家(中)

???莫名有敏感词,排了半天=--=剩下的再看看

05

黄少天心里警铃大作,这个世界的喻文州就是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主,出手非强即撩,关键是他每次出现黄少天都衣冠不整,简直就像在配合他的流氓行为。

在原来世界本剑圣的名号可是响当当的,黄少天握紧了拳头,准备让对方尝一尝被荣耀耽误的街头小霸王的厉害。

喻文州低头看到神游状态的黄少天,阴沉的眸子更是闪过不悦。他使着巧劲,左手灵活地从衣摆里伸入,故意缓慢地擦过黄少天紧绷的肌肉,品尝着对方的紧张青涩,那双平日里毫无波澜的眼眸出现隐忍的涟漪,带着别样诱|人的味道。眸色愈来愈深,喻文州喉结上下松动,空出右手撑在墙上,把黄少天圈死在角落里。

两人的距离本就很近,偏生衣服凌乱成结,黄少天闪躲着变换姿势,愣是没能从混乱中理出逃生之路。更糟糕的是,借由着他挣扎的力度,喻文州低头靠在他的脖颈处,呼吸之间喷出的热气擦得他耳尖发麻。

这看起来不就像我蓄意引|诱?!!可笑!我堂堂七尺男儿会做这种事情?!!

黄少天的拳头蜷缩,起伏不定的胸腔怒气蕴积,头顶上显示出正在读取的进度条。

像是感受到危险的气息,喻文州不太满意地轻轻撤开一丝距离,眼神里带着探究玩味,又像是嗅到了线索的质疑。

黄少天从来没有怀疑过喻文州的能力,虽不知喻文州又要整什么蛾子,但不变应万变总是没错的。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互相试探彼此的伪装。

静谧的空间总是给人时间静止的错觉,黄少天心想,难到喻文州打算在这里站上一整天吗?!累不累?!讲一点效率好不好?泡妞都不带这样的!

他复杂的情绪触动了喻文州绷紧又不敢面对的弦,喻文州眼神闪了闪,一些东西倏然化开,溶解在如墨的瞳孔里消失不见。

半晌,他游若浮丝,像是抽干了最后的气力。

“你不是黄少天。”



黄少天瞬间僵住,喻文州冷下来的面孔带着君王的无情压迫感,那双凌厉的眸子像是要把他看透,把每一个欺瞒的信息抓在手里,成为定罪的呈堂证供。可饶是这样,黄少天仍然感觉到了一些不同的,绕成一团的复杂情绪。

没救了,即使知道他只是个披着队长的皮囊的旁人,也会毫不动摇地影响我的判断力啊!!为什么我还能从他的眼里看到因爱生恨,甚至还自作主张地把它定义为深情?!!

卧槽这个喻文州怕不是爱惨了这个黄少天,我这种天衣无缝的演技他居然能看出来我不是黄少天!黄少天心里划过一丝奇异滋味,喻文州居然会爱着黄少天......我回去之后要怎么面对队长啊!!我们还要每天一起吃饭一起训练一起睡觉呸呸互相道晚安入睡。

等等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黄少天想起系统规定的ooc被识破扣除点数100,再想起他可怜的99点数。完了完了完了,点数负数任务失败了,黄少天生无可恋地抬头,仿佛看到了无数秋葵在向他招手。

系统的声音没有响起,倒是喻文州稍微移开眼神,留给他一个完美的侧脸。

还有机会!机会主义者抓住最后的机会大脑全速运行,绞尽脑汁搜索完美解决问题的方法。

黄少天努力装出一副毫不介意的样子,他低下眼眸,睫毛打下一排排倒影衬出了些许落寞,黄少天轻轻地笑了出来,语气带着一丝悲凉,“对,我不是黄少天。”

“早在塞冷丝亡国的时候,我就不是原来的黄少天了。”

喻文州闻言转过头,眼里流光百转,他再次注视着黄少天,一扫之前的深沉。

“你不是黄少天。”喻文州勾起嘴角邪魅异常,“你是哈特国的王妃。”

“我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你逃不掉的。”

“明天就让你成为我的人。”

喻文州把黄少天从怀抱里松开,饶有兴致地欣赏着黄少天愣住的神情,忍不住在他的脸上摩挲几下,“准备好明天的婚礼吧。”

有时候把人想得太复杂并不是好事,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眼里倒映的自己,对于自己的判断失误感到惭愧。

喻文州根本不是流氓精英王子的人设啊,他tm拿的是霸道中二总裁的剧本!



喻文州走后,黄少天坐在床沿上回忆起他前20几年的人生。

* 黄少天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满屏垃圾话而悔恨,也不会因为没有为蓝雨夺下更多冠军而羞耻;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荣耀的可能性而斗争,而不是穿越到莫名其妙的世界成为别人的妻子。

黄少天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他的肩膀耸动着,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哈哈哈这个太有意思了,穿越什么的比之前看的小说里的还要精彩有趣!回去之后一定要跟队长郑轩他们描述一下我这段伟大奇妙的经历哈哈哈,本剑圣的人生就是这样的不平凡充满了神话的色彩!!还有小周哈哈哈好可惜没有带手机不然就是满手的黑历史了...

“叮”的一声打断了黄少天的思绪,黄少天迅速地收起表情,警惕地抬头。

一个皱缩的黄色框框在空中摇摇晃晃,随时都有掉下来的趋势。

“小黄你之前去哪了!!我差点被识破了,你不知道刚才有多惊险,来来来我跟你描述一下,从和亲路上遇到周泽楷开始说吧,哈哈哈你知道小周在我们世界是什么性格吗?他...”



小黄颤抖地电子音打断了黄少天的激情演说,“系统更新,玩家人数更新为2人。”

“玩家黄少天任务更新:1,完成最终任务,集齐10000点数通关。2,完成隐藏任务,找出另一个玩家。”

黄少天维持着张口的姿势,呆滞地眨了眨眼。

“之前强制更新,玩家可以获得补偿点数。”

黄少天瞬间回过神来,眼睛亮了亮。

小黄的声音底气稍微不足,“补偿点数1点,玩家累计点数100。”

“卧槽我要投诉投诉投诉!你们这个穿越游戏是哪家公司研发的!!为什么我每次完成任务获得点数那么少!!10000点?那我怕是这辈子都要交代在这里了!!”黄少天激动地做了个挥剑的姿势,发现手里没有剑之后他选择挥了挥拳头,“我要跟你们老板pkpkpkpk!!”

小黄框抖了抖,弱弱地安慰,“学会感恩和珍惜。玩家现有100点,下次任务失败也不会马上变负数。”

“本剑圣没有那么好糊弄!!”黄少天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

小黄的头顶显现出一个问号,它像是在思考一般,最后迟疑地开口,“那你想怎么样?”

“我要知道另一个玩家的资料!”黄少天露出虎牙,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这个属于保密级资料。”小黄很有原则地拒绝,“不过可以给一个线索。”

“先说来听听我看看值不值得。”

“另一位玩家,他是男的。”

“......”

卧槽我就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系统。

小黄单方面宣布补偿结束,伴随着问号的消失,它愉悦地显出字幕,“第三个任务,完成哈特国国师叶修的委托。”

被恐惧支配的黄少天再次看见了秋葵挥动的双手。



06.

黄少天从来不是畏惧挑战的人。

越有难度的挑战越能唤起骨子里的斗志,他是个极端的机会主义者,不放过任何机会,等待破绽出招,只要有一分机会的可能,冰雨就会毫不留情地出手,手起剑舞,高下立判。

黄少天很强,能配合他的团队也很强,跟他搭配成为蓝雨双核的喻文州更强。

不管是在荣耀里,还是在这个世界。

喻文州说了要娶他,那么有八分把握让他逃不出去。剩下的两分,黄少天弯了弯眉,得找荣耀教科书搭把手了。

叶修是自动找上门的。

哈特国不愧是国运昌盛,国师出场排场都不同凡响,叶修身后跟着十几个随从,身后还有个撑伞的和摇扇子的。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朝着黄少天寝宫走过来,动作姿势整齐划一,气势磅礴仿佛T台秀,走在中间的叶修软绵绵地摇着一把羽扇,慢悠悠地跎着步子走过来。

是记忆里熟悉的叶修,尤其是脸上挂着的有气无力的笑容,黄少天心里紧了紧,眼里漫上了些许提防的意味。

叶修走到门前做了个退下的手势,满眼笑意地得到了黄少天同意之后踏了进来,关上门,走到彼此不足两步的距离,气质优雅地做了个揖。

出于礼仪,黄少天象征性地弯腰伸手让他免礼坐下。

叶修拿着扇子摇了摇,微微颔首准备开口。

黄少天屏息,神情紧张地盯着他。

两人目光对视,叶修皱了皱眉,似乎发现不妥。

黄少天继续屏息,额角渗出密汗。

“殿下...”

叶修孱弱地开口,随后迅速捂住嘴巴,背部微微收缩身体前倾,身形不稳似是快要倒下。

黄少天立刻凑过去扶住他,叶修的体温很低,消瘦的肩膀让黄少天不由惊愕,他低头看到指缝里渗出粘稠的深红色液体,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溅成血花。

刺眼的红让黄少天喉头一紧,他紧张地捏住对方的肩膀,急切地开口道,“你....你没事吧?”

叶修艰难地颤抖着拿出丝帕,擦干嘴上和手里的血迹,对着满是担忧的黄少天感激的笑了下。

“臣自幼多病,习惯了,谢谢殿下关心。”

说这句话时,叶修还捂着手帕,默默地吐了两口。

以这个出血量,黄少天非常担心叶修还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道门。



他们客气地寒暄了几句,杯中茶温还没降几度,叶修已经陆续换了两条手帕。看着叶修云淡风轻地继续抽出第三天手帕,黄少天的适应能力再次得到了加强。

果然哪个世界的叶修都是BOSS级的存在,血条长得吓人。

叶修掐着兰花指捏住杯盖,缓缓地摩擦了几下杯沿,轻轻的啜了口茶。他眯着眼享受得点点头,漫不经心地开口,“殿下跟传言的不太一样。”

黄少天学着对方品了口茶,散漫地回应,“传言如何?”

“高贵冷艳寡言。”说完后叶修倒是先笑了,他看向黄少天,“完全不似。”

老狐狸眼睛真毒真毒!!黄少天心里默默腹议,脸上又是平淡无奇,“那现在如何?”

“看不太透。”叶修放下茶杯,“不过我猜殿下多半在腹议臣。”

黄少天端着杯子的手差点不稳,他以笑掩饰,“君子不|齿。”

“无妨,今日我来是有要事相求。”叶修轻咳一声,捂住手帕吐了几口血,孱弱的脸上没有丝毫血|意,“希望殿下看在臣病重,答应了罢。”

坚决不要被敌人的虚伪面孔迷惑,黄少天对着茶杯轻吹一口,眸也不抬,“说来听听。”

“塞冷丝国王是难得的明君,为国为民奋斗到最后一刻,我想国王也是欣慰之极的。”叶修有些激动地咳嗽,背部起伏幅度让黄少天皱了皱眉,他平缓着情绪,声音悲痛地继续,“唯一放不下的,大概就是陛下您了。我知道殿下不甘和亲,怕是想着同归于尽也要一洗血仇。”

叶修眼里透露着哀伤,在看到黄少天皱缩的瞳孔之后更是颤抖地抓住黄少天的手,一个劲地重复劝诫,“不可妄动!不可妄动!咳...咳...”

黄少天没有吭声,他看着叶修咳出的血流出嘴角,滴落在桌上格外渗入。“你先...擦擦血。”

“老臣这残|破身躯不可惜,可惜的是陛下您还有机会复兴塞冷丝啊,万不可轻言放弃…”

“我明白。”汹涌的恨意在胸腔汹涌起伏,黄少天有些呼吸不顺,暗暗提醒自己不能被身体原来的意识影响。

“陛下是复|国的唯一希望,复|仇这件事,老臣自有打算。只希望陛下能看在万千子民的份上,答应...答应老臣。”叶修猛烈地咳了咳,肺腔剧烈的浊音听起来格外瘆人。

黄少天略微慌乱地找到手|巾递给叶修,“我答应你。”

叶修满意地松开手,接过手巾擦了擦嘴唇,一扫方才的虚弱,他弯着眼睛恢复成熟悉的笑脸,从怀里掏出一包纸包住的粉末,推给黄少天。

“一切事宜老臣都已安排妥当,希望陛下做最后的东风助臣一力。”

“明晚把这个放入交杯酒里。”



黄少天被叶修的演技彻底折服,他看着对方把药推过来,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再一次被叶修老狐狸给坑了。

卧槽不管是哪个世界的叶修都这么奸诈吗?!!为什么他没有ooc成另外的性格!!

叶修看着愣住的黄少天,思忖片刻决定开口解释。

“我是塞冷丝国的卧底。”

“十岁那年被送到这边,隐姓埋名到了这个位置,没想到还是没能阻止塞冷丝被入侵。”叶修清冷的声音唤回了黄少天的注意,“要重振塞冷丝,唯有杀掉喻文州。”

“殿下,只有你能做到。”

叶修眼里满是忠诚,声音带着绝然,他又呕出些许液体,看着手巾里蔓开的血迹,叶修再一次笑了。

“殿下刚出生那年,臣有幸抱过你,小小的特别可爱。当时臣就想,有朝一日定要辅佐您,可惜臣命不久矣,怕是等不到那天了。”

黄少天突然发现眼眶滑下一滴泪,他定定地看着叶修,胸口开始泛起熟悉的疼痛。

叶修伸手轻轻拭去他的眼泪,语气满是慈爱。“臣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殿下坐上国王的位置,做个好国王。”

黄少天握住纸包,轻轻地深呼了口气,“放心吧,我会的。”

不管是刺杀还是当国王,我都会做好的。



直到叶修带着他的手巾离开了寝宫,黄少天才从情绪里走出来。

他立刻松开看着手里握住的药品,突然不知所措。

不会真的要刺杀喻文州吧?这个世界杀人犯法吗?卧槽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啊!!

“恭喜玩家完成任务:接受国师的委托。获得点数10,累计点数110.”

小黄出现在空气中,还应景地放了个烟花特效。

“你离通关又近了一步啦!”

“小黄!!”黄少天仿佛见到了救星,“杀人犯法吗!!”

“根据系统第389页23条规定,系统为满足所有人的需求,不得出现血腥暴力行为,不得有触犯法律行为。”

黄少天看着桌上的纸包,不死心地继续问,“那要是触犯了呢?”

“视为游戏失败,玩家被遣送秋葵国。”

叶修摇着扇子晃到了喻文州的寝宫,他恭敬地弯了弯腰,得到喻文州准许之后安分地坐了下来。

“臣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办好了,请殿下记得承诺。”

喻文州停下手里的笔,抬头看了眼神态自如的叶修,“放心吧,一个塞冷丝我还看不上。”

他游龙走蛇地继续在纸上加了一笔,看着深深浅浅的笔墨满意地放下,线条勾勒出一个男子的侧脸,喻文州眼里闪着明明灭灭的情绪,语气却丝毫没有波澜。

“王杰希回来了,你们交接一下。”

叶修应了一声,起身作揖准备退下。

“管好你的势力,被我抓住了,格杀勿论。”



07.

黄少天从来不是畏惧挑战的人。

越有难度的挑战越能唤起骨子里的斗志,他是个极端的机会主义者,不放过任何机会,等待破绽出招,只要有一分机会的可能,冰雨就会毫不留情地出手,手起剑舞,高下立判。

黄少天很强,能配合他的团队也很强,跟他搭配成为蓝雨双核的喻文州更强。

不管是在荣耀里,还是在这个世界。

所以黄少天在叶修离开之后立马从凳子上弹起来,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开始一系列的变故让他猝不及防以致于被动跟着剧情走。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黄少天把小粉包藏好,确认了现有点数以及剧情任务,不紧不慢地坐着手部按摩。每次比赛前他都会从头到尾认真地把手部按摩做一遍,放松全身肌肉群,闭目沉思几秒,站起来跟身边的队友拍手打气,最后跟队长的拳头轻轻碰一下,完成整个加油模式。

深呼了口气之后,黄少天睁开眼睛,左手与右手的拳头轻轻地合在一起,眼神带着以往赛前的踌躇满志,悄悄地走了出去。



叶修自然是识趣的主,喻文州话里那么明显的警告让他眉头一挑,再转眼换了张低眉顺从的脸面,“臣定安分守己,鞠躬尽瘁。”

喻文州瞥了他一眼,神情纹丝不变,继续低头勾勒。

叶修做了个揖退下,慢悠悠地招呼着侍从门离开。晃到了中庭的时候他还在揣测,喻文州去了一趟塞冷丝国倒是长进了不少,冷静稳重还带着看不透的算计。

倒是某个小王子,满脸冰冷下原来掩藏了颗炙热的心。

有趣有趣。

叶修眯着眼半躺在轿子里,兴起地决定再加一把柴火。



开启了探险模式的黄少天,很快的遇到了第一个难关。

哈特国的地形太过复杂。

身为时刻需要隐蔽的剑客,黄少天的方向感向来不错,凭着最初的印象成功地避开了喻文州所在的寝宫。然而他错误地低估了皇宫的范围,在绕了无数个弯,穿过了若干个门之后,黄少天终于咬咬牙使用点数买下了地图。

“扣除点数10,购买地图成功,传输完成100%。”

小黄的声音愉悦地响起,让黄少天想起了每次接到奇怪广告之后经理特意放柔的声音。

“为什么你一个电子系统会有情绪化的声音?而且这个建模也太厉害了吧,每个建筑都一模一样,你们就是为了骗我买地图才这样设计的对吧!!”黄少天压低声音对着小黄碎碎念,一边接住凭空出现的地图,开始判断方位。

“寝宫在东边,这里有个花园。”黄少天环视四周,朝着前面的拱形圆弧门走去,“兰亭园...”

他眼神极快地在地图上定位,确认无误之后他抬脚走了进去,发现确实是如地图所示,一个宽广的宫殿前有一汪池水,鹅卵石铺成一圈细细小小的小径,周围都是些低矮的灌木丛,几株梅花疏疏落落地散布着。

“这里是不是被弃用了啊,门都破败成什么样了?”黄少天走近去,对着里头靠近一边的灌木张望,“对了小黄,地图上这个点旁边的旗子是什么意思?”

“小黄小黄小黄?”

黄少天习惯性地抬头,发现一直跟在头顶的小黄再次消失。他一句卧槽还没有说出,一句极为熟悉的声音从门里传过来。

“谁在那里?”

黄少天猛地一个激灵躲进了灌木丛里。



被迫猫着身体的黄少天紧张地看着门被推开,伸出一只脚,然后里面的人视线立马聚焦在这边。

黄少天默默地把卧槽吞下去,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张新杰心里滋味万千。

他还没有来得及感叹也只有张新杰能一身官服穿出两袖清风的感觉,门槛处又出现了一只脚。

“有人,我去看看。”

周泽楷伸手拦住张新杰,声音寡淡神情冷漠地朝着黄少天这边走过来。

这种凌厉的感觉让黄少天感受到了熟悉的枪王气场,如果忽略掉之前周泽楷的表现和此时他捏着剑的手势。

能把兰花指做得这么自然也是独此一家了。黄少天细细地调整呼吸,看着两双越来越近的鞋子,精神力高度集中。

待到脚步离他只有一尺的时候,黄少天屏住了呼吸。

武侠小说里的高手能根据呼吸声和气息频率发现敌人,黄少天鼓着腮帮子,使劲地憋气。

周泽楷用剑指着那丛明显有痕迹的灌木,冷冷地开口,“谁在那里。”

小周周泽楷周大队长,我在这里呢快来抓我啊。黄少天眨眨眼睛。

“不出来恕我无礼了。”周泽楷伸手出剑,极为快速地刺了进去。

黄少天捂着跳得快得出膛得心脏,默默的把与剑隔着三公分得脸蛋挪开了一丝距离。

张新杰走上前,伸手拂开了那一丛灌木。突然暴露在阳光下的黄少天反射性地闭上了眼,黑暗的再次覆盖。

他听到了张新杰轻轻地拍了拍周泽楷的手,然后是剑收鞘,张新杰低声说了句,“没有人。”

周泽楷巡视了几圈发现没有丝毫动静,复又与张新杰回了房间。



“在我出去闯荡之前总得买点东西来保住我的安危啊,小黄我记得你说过点数可以兑换商城里地东西对吧?”

“是的。”

“那我现在的点数可以换什么?有没有游戏里飞翔加速之类的技能?”

“亲爱的玩家,我们都有的。”小黄打开商城列表。

“上帝之眼  99;龙之火焰  99;圣母之水  99;透明之衣 99.”

“卧槽怎么听起来这么厉害!能不能讲人话把用处说一遍?”

“真是麻烦。”小黄不甘不愿地开口,“透视喷火治愈隐形。”

  黄少天手疾眼快地按下了确认键,“看来商城里的东西还是有些用处的。”

“扣除点数99,获得隐形状态,持续时间6小时。”

“玩家只剩下11点数了,进入警告模式。”小黄象征性地说了几句警告警告,然后异常不解地开口询问,“你真的有把握完成任务吗?”

“没有把握。”黄少天转了几圈感受隐形,“不过机会是自己找的。”

黄少天长呼了一口气,然后小心地把肺腔重新灌满新鲜空气。他一边挪动着身体离开灌木,一边感叹幸好本剑圣机智给自己加了个隐形buff。

他悄悄地挪到门前的柱子旁,打算进行一次战略性的情报获取。

门的隔音效果不太好,黄少天陆陆续续地听到,“王杰希”,“动手”,“成亲”,“计划”,他再想仔细分辨的时候,周泽楷突然激动地说了句,“我不会同意的!”

张新杰身形动了动,隔着一层纸窗户黄少天看不太清楚,但是看动作像是张新杰站起来伸出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

“时间快到了。”

周泽楷抬起手臂似是擦了擦眼角,低声说了几句话后,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最终张新杰无奈地妥协,对着周泽楷轻轻说了句,“按照计划行动,我不伤害他。”

黄少天眨眨眼睛,看着周泽楷把门打开,吸了下泛红的鼻子,几个疾步消失在院子里。

好身手,这么急着是要去哪里啊?黄少天转了转眼睛,突然想起周泽楷是他带来的随从。

卧槽,商城还有没有闪现之类的技能啊!!!



08.

黄少天没有因为周泽楷的离开而慌了心神。

作为中生代的最强剑圣,当然是迎难而上,以静制动,敌不动我不动,时刻以一种局外人清的角度来看待任何事情。

比如王杰希出现的时候黄少天一点也没有惊讶。

比如他非常镇定地跟在王杰希背后走进了张新杰的房间。

比如他现在坐在张新杰的对面,看着他和王杰希相谈甚欢。

文人之间的谈话最是无聊,黄少天支着下巴,看着张新杰给王杰希又倒了一杯茶,继续寒暄着无关紧要的话题。

王杰希也同样装模作样地品茶,称赞着张的好品味,继续深入关于国库充盈程度的话题。

两个人互相委蛇算计,脸部肌肉因为笑久了变得僵硬。黄少天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暗自怀念自家战队里想啥说啥的聊天模式。

张新杰再次拿起茶壶准备填满,王杰希微笑着颔首感谢。

“啊,见底了。”张新杰略微遗憾地放下,对着王杰希歉意地说,“我去添些热水。”

“不用了。”王杰希伸出手婉拒,然后沉吟了片刻开口,“殿下召我回来负责成亲事宜。”

“哦?”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食指在桌子上轻轻敲点。他颇有耐心地虚心指教,“听说是明天,王国师不去准备?”

“新杰,我知道你心里难受。”王杰希叹了口气,“殿下是有失于你,但是这跟黄少天无关,他也是被连累的。”

张新杰冷笑一声,“王国师,这里是哈特国。”

“我自是忠心不变,所以明天的婚礼会顺利进行。”王杰希站起来行了个礼,“希望你收回你的计划。”

“不可能!”张新杰猛地站起来,右手一拂把桌上的器具都摔成碎片,他指着王杰希字字珠玑,“喻文州负我在先,指腹为婚说弃就弃。亡国的一个俘虏就让他色令智昏,等不急了人一到就准备婚礼,真是情深意切啊!”

他气极反笑,“王大国师,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演戏啊。除掉喻文州不是正中你的下怀吗?毕竟,喻家可是把你父亲送上了断头台。”



黄少天目瞪口呆,现在就只差一包瓜子他就可以坐在板凳上继续观看这出好戏了。

喻文州这是腹背受敌啊,不仅叶修先手下毒,张新杰也已经谋划好了,现在就连忠臣王杰希也怀恨在心啊。

贵圈真累,黄少天有些怀念大家刚见面那会,彼此都非常拘谨和青涩。

王杰希没有理会张新杰的挑衅,他目光坦荡地看向张新杰,语气一片恳切,“大国面前无小家,何况父亲确实做了错事。”

“哦?好一个忠臣。”张新杰眯了眯眼,打量着王杰希笑而不语。

“所以现在收手或许殿下还会念着你的好,等新鲜期过了说不定会发现你才是他想要的人。”王杰希不卑不亢,步步进谏。

“小不忍则乱大谋是吧?”张新杰右手拍了拍王杰希的胸口,向前走一步拉近两个人的距离,“还是说我打乱了你的计划?”

王杰希退后一步,冷静地重复,“收手吧。”

“不如我们合作?”张新杰笑了出来,“你喜欢黄少天吧。”



还好没有捧着瓜子,黄少天默默地吞了下口水,一脸地不可思议。这两个人互相打了半天的哑谜,张新杰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王杰希喜欢黄...咳咳塞冷丝国王子的?

王杰希反应不大,只是双眼微微睁大,闭口不谈。

这个反应不会是说中了吧?黄少天心情更加复杂,这要我回去怎么面对老王啊,这次回去会不会对我的荣耀生涯造成什么不可磨灭的影响吧?

张新杰笑得更加得意,“成亲当晚,我会派人刺杀黄少天,当然不会出人命,只是个小小的恶作剧。王国师你呢?”

“肖时钦。”王杰希被拆穿后不再掩饰,他抬头看着张新杰,语气里满是警告,“你知道他的厉害。”

“王国师居然把第一罪犯放了出来,真是大手笔。可是我这边来头也不小,轮回教主周泽楷。”

两人无语对峙,最后王杰希做了个揖,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我不会让你伤到黄少天的。”

黄少天捂住小心脏,王大眼这句话你能在团队赛的时候再说一遍吗?

王杰希离开之后,黄少天犹豫了会决定离开这个任务点,去喻文州寝宫碰碰运气。

他看着坐下之后沉默良久的张新杰默默地鞠了个躬,深切地表达了夺人所爱的歉意。

在黄少天单脚踏出门槛的时候,他隐约听到了背后传来的一声轻笑,随后接着张新杰自言自语地说了句。

“不要伤害黄少天。哈哈哈哈,我怎么会伤害他呢。”

“黄少天最后会是我的。”

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螺旋弯牌蚊香。

他可能穿越到了一个后宫向的国家。


tbc

  79 3
评论(3)
热度(79)

© 山木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