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木查

木乃伊系少年。
秘技:爬墙术。

 

【喻黄】绝对领域 05-06

前篇:01


05

第六赛季开始时喻文州曾被记者问到蓝雨是否还有机会进入季后赛。

喻文州微微一笑,对着镜头一字一句很认真地说,“蓝雨的目标永远是冠军。”平日里波澜不惊的眼神渲染出执着的光芒,黄少天站在他旁边,心里泛起无数涟漪。

这是不一样的喻文州,这又是不一样的喻文州。

黄少天发现他根本无法看透喻文州,喻文州就像一个有无数棱角的块状体,每当你发现一面新的之后,只要轻轻旋转,你就会发现另一面。无数个棱角无数个面,你只能一面一面地寻找,被棱角扎伤,复原,再继续寻找。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狼狈,黄少天只能尽全力的向前迈步,裹着伤口舔舐着鲜血,一厘米一毫米地靠近。当时的他笑意盈盈,抢过话头鼓吹蓝雨,什么新人加入,配置加强,团队默契,剑锋直指冠军。大概是说得有些多,记者们纷纷识趣地转头采访其他战队。

喻文州等着人少了点,两个人寻了个偏僻的角落,斜着视线可以看到观众席上的兴奋抖擞。

团队里的其他人在找他们,黄少天刚想伸出手招呼郑轩,喻文州拉了一把阻止住,有些严肃地看着黄少天。

“队长…?”

“少天,我刚才说的都是认真的。”喻文州把头转过观众席,言语里带着浅浅的笃定,“蓝雨的目标永远是冠军。”

“我知道啊,蓝雨的实力谁能比我们更清楚,你别被郑轩那小子的压力山大传染了吧哈哈哈,别看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背着我们也在练习,上一次吃夜宵的时候我看见他...队长…?”

喻文州回过头笑着颔首,话题却转了个弯。

“那边的男生不是蓝雨的粉丝。”

“诶??”黄少天顺着手势看过去,前排的一群人里坐着男男女女,穿着蓝雨应援服,拿着旗子棒子准备打call。喻文州指着其中一个男生,无比普通的混在人群,“你说他是其他战队派来的内应,混进蓝雨图谋不轨专挖漂亮妹子的墙脚??”

喻文州摇摇头,“应该是霸图的粉丝。他从一开始注意力就在那边,韩队出来致辞的时候他的眼神明显一亮。至于为什么会混进蓝雨,大概是因为想要陪着女生吧。”

“所以在他旁边的是女朋友?看起来并不太像,总觉得两个人之间有点僵硬。”黄少天转转眼,“不会是想追女生吧,那可能有点难,毕竟喜欢蓝雨的女粉丝大多都是喜欢本剑圣这种类型的哈哈。”

喻文州伸出手示意郑轩他们,眼神含笑地看着黄少天,语气却有点飘忽,“应该是在追,喜欢一个人眼神是藏不住的。”

郑轩看到两人,招呼了一下队友几步就赶过来集合了。喻文州接到通知上台致辞,他点点头去了后台,广播通知积分赛准备开始,郑轩拉着众人去选手休息室,抬眼就看到有些愣神的黄少天。

“黄少,愣着干嘛呢,准备比赛了。”

“嗯,马上就去。”

郑轩看不清黄少天的表情,但直觉告诉他此刻不宜打扰,他点点头嘱咐了一句记得快来就转头离开了。

喻文州礼貌地跟后台人员打招呼,看到黄少天后还笑着给了个眼神,黄少天苦笑着低头,强力压下内心倒得七零八落的建设,他忽然有了个念头。喻文州就是块扎人的棱角,他甚至还架起了一个范围,自己处在中间进退两难。

进一步是悬崖峭壁,退一步又万般不甘。卡在中间的他只能尽力避开尖刺,一边伺机而行。

后来,被一次次扎得血肉模糊又一次次慢慢恢复的黄少天学会了自嘲,他笑着为它取了个名字,绝对领域。



赛季刚开始,蓝雨还是磨合期的原因打得不太顺利,喻文州的睡眠还是不太好,每隔几天就会出现在阳台,他也就是在那时候学会了吸烟。

阳台上抽烟的喻文州形单影只,细长的白烟透过窗户传来寂寥。蓝雨每个赛季都在进步,刚能站起来的孩童在万众瞩目的注视下,要求着向前奔跑,冲着最末点的那一抹胜利红,记者的提问也从一开始的季后赛转到后来的能否夺冠,句句紧逼,仿佛应了声就会被写入证言,若是做不到他日官簿呈堂,又将成为新一轮舆论的起点。

喻文州没有像最初那样回答,他温和地面对镜头,表示每个队伍都是为了荣耀而战。

又是那个熟悉的喻文州,黄少天躺在床上,没有闻到熟悉的烟草味,突然丧失了睡意。他起身把窗台留了个小缝,透过细缝看到熟悉的身影,犹豫许久还是点燃了香烟,烟味随着夜风飘进来,淡淡的味道侵占了整个卧室。

有点刺激的烟草味,黄少天不太适应地皱皱眉,烟头燃烧的火星在黑夜里闪烁,黄少天闭上双眼,强迫自己入睡。

积分赛第二的成绩,蓝雨势头十足地迎面对战劲敌微草。王杰希在拿下冠军后突然放弃魔术师的打法,那个绚丽多彩的魔道学者永远消失在屏幕上。黄少天后来私底下问过王杰希,当然是在送了十几分钟的垃圾话后,夹枪带棍地拐着弯问的。

当时王杰希只是低低地说了句总有人要做的,他只是选择了最好的方法。

黄少天默然,眼前的道路忽然就清晰起来,曲曲绕绕指向远方。

汪洋大海里悬浮的冰山露出迷惑的一角,隐藏在深海底下的庞然是不可触碰的黑暗,但在泰坦尼不可预知地碰撞之后,估算体积变得势在必行。喻文州就是那巍峨冰山,柔和可亲的外表下掩藏着倏然可退的淡漠,那颗坚强独立的心脏总会被另一个人触碰,总有人能拥抱那不为人知的炙热。

总有人要做的。



属于蓝雨最美的夏天,喻文州捧着冠军杯,一群队员簇拥着围成一圈,现在的观众尖叫欢呼声久久不散。

黄少天再次看到了这个喻文州,像个孩子一样纯粹,他眼眶有些发红,双手颤抖,眼神却亮得像是刚得到宝藏。

太高兴了,有几个队员没忍住抹了抹眼泪,喻文州擦了擦眼角,极短地发表了获胜感想,然后轻声召集队员列队致敬。喻文州笑容深入眼沿,春风拂面的让人感受不到情绪的波动。

不是这样的,他在发抖。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仍在颤抖的指尖,像是发现了小秘密似的有点得意。聚光灯的照射下全世界的人都在关注他们的身影,他们会感慨喻队真是好素质,镇定自若举动得体,却没有一个人像他这般注意到不平静的内心。

黄少天有些眩晕,胜利的不实感参杂着秘密的兴奋让他整个人轻飘飘的,像脚踩在棉花上,柔柔软软,一个不小心就会摔倒。

这个冠军对于历经了新生般的蓝雨实在太重要了,也实在太及时了。少年们颤巍巍地掏出真心,在久经黑暗的煎熬里终于迎来破晓,明媚的夏日拥抱住他们,回以最热烈的阳光。

那是黄少天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蓝雨庆功宴上,大部分人的酒量都是一杯倒。即使如此,少年们还是兴致昂然地举杯庆祝,大口大口地灌酒以示他们的喜悦。黄少天作为MVP被强灌了半打啤酒,在被迫唱了几首歌之后众人才肯罢休,一个一个躺到在沙发里。黄少天眯着焦距环视了一周,他神智不太清醒,挣扎着起来上厕所洗把脸。

厕所很是明亮,黑暗中转换的强光让黄少天失了神,他眯了眯眼辨认了许久才发现出水龙头的方位。头脑昏沉沉的,连带回声都听不太清,他胡乱地拧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让他平静了一点。

冷水碰到脸的瞬间,他似乎听到了喻文州的声音,低低的,带点温柔地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转播实况。

“嗯,我们打完比赛了,正在和队里的人庆祝。”

“今晚应该回不去了,大家都喝得比较多,准备睡在酒店。”

水声兴许惊扰了喻文州,他压低声音,絮絮叨叨地不知道说了什么。

黄少天轻轻地拍了拍脸,回复神志之后打算离开。喻文州的对话还在继续,黄少天辗转几步后停在了靠边的门口。

不算大的空间再次恢复寂静,喻文州对话中顿了一瞬,随后诺大的空间再次响起回音,这次黄少天没有错过对话的内容,他听到喻文州轻轻地笑着,语气认真里带着些许紧张 。

喻文州说,“我拿到冠军了,我们在一起吧。”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回复了什么,黄少天已经全然不顾了,只剩那一句细微的回音荡漾在空间里钻进黄少天的耳朵无数次的循环往复,化成一道钻心的疼在胸腔里爆炸散开。

脸上还未抹去的水珠寒冷地凝结成冰,空调的冷气像是西伯利亚刮来的狂风,他在渺无边际的雪地里踽踽独行,冷冽刮得衣服猎猎作响,漫天白茫茫里,后悔掺杂着绝望,张着大口将他吞噬。

冷得刺骨。

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时眼神被镀上了一层冰膜。他漠然回到包厢,灯光摇曳全员都沉寂般地躺尸,坚持得最久的郑轩看不清黄少天的面容,含糊不清地招呼着他,举着酒杯使劲劝。黄少天接过杯子仰头喝掉一大半,啤酒的泡沫沿着边缘圈成一个圆,一个接着一个跟着空气殉情。杯壁的沿线最后抵达低端,郑轩傻笑着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心满意足地咕咚倒下。

啤酒的苦涩在口腔蔓延,黄少天面无表情地再次倒满,一杯接着一杯,澄黄的液体降低又满上,黄少天的剪影被灯光拉长又缩紧,巡回往复,像是永无止境的轮回。

许久许久,喻文州拧开把手回到包厢,看着躺倒的一群死尸有些无奈。黄少天咕噜咕噜地把最后一点喝光,转头看着喻文州,再把视线移到手里握着的手机,露出了个灿烂耀眼的笑容。

 他眼若星辰,蕴含着无数的光芒在黑夜里熠熠发光,喻文州愣了片刻,再回神黄少天也应势倒下了。

后来黄少天缠着喻文州要他形容那次的笑容,喻文州思忖了许久才沉声道,“大概就是骨子里在冷颤但是却要挣扎着笑个灿烂。”

真他妈惨。



07

作为新晋冠军蓝雨收获了一大波前来签约的广告商,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作为剑与基石,决赛翌日就被经理送去参加电竞周刊的采访,说是什么出名趁热,俨然把黄少天喻文州当成了新出炉的香饽饽。

黄少天昨晚喝高了,宿醉让他头晕眦裂,喻文州让食堂阿姨煲了醒酒汤,给战队每人端了一碗。递给黄少天的时候,喻文州像是想起什么,有趣地笑了出来。

“少天还记得当初你给了我一碗鸡汤吗?”黄少天接过汤碗点点头,喻文州更是眼里带笑,“我记得那之后我们之间就缓和多了。”

喻文州脸带喜意,心情明显比平日高涨,黄少天想起昨晚的那通电话,心脏又开始泛酸。他虚弱地扯出笑容,表示自己还没从酒精中缓过来。带着酸酸辣辣的液体划到胃囊,滚烫滚烫的温度舒缓了些许痛楚,脑海里乱糟糟的一团有了清晰的足迹,一直蔓延到源头。

而此刻所有问题的源头正在和经理商量着事情,从容淡定,神秘不可知。

每次黄少天以为自己又了解喻文州多一点,他把触手可及的曼纱拨开,就会发现对面还是一汪湖水,渺无边际的一片湖蓝色的广袤。什么也没有,就如现在他对喻文州一无所知的处境。

黄少天从来不知道喻文州有喜欢的人,他一直以为喻文州对这些讳莫如深,所以连开玩笑都会善解人意的避开。太过谨慎,每一步都要缜密算计,害怕不小心触到雷区,被对方无处不在的侦查眼发现。喻文州过于敏感细腻,要不被发觉的相处,只能连同心思都被一起蒙蔽。

【喜欢一个人眼神是藏不住的。】

黄少天回过神,喻文州走过来问他感觉怎么样。黄少天咧开嘴笑得一如平常,拍拍胸脯表示已经没事了,本剑圣又是一条好汉。

“那我们走吧,经理说记者在等我们了。”

“这么快,队长队长快看看我着装怎么样,脸上是不是很虚弱要不要补补妆什么的,不是说明星都是化了妆之后才会接受采访吗?”

喻文州突然停下一本正经地看了黄少天许久,久到黄少天心脏快要从胸腔里蹦出,他最后点点头,眼里一派真诚,“少天现在就很好看了。”

吧嗒。锁头完美地扣住孔洞。

黄少天有些悲哀地想,他大概再也出不来了。



战队随市记者这次态度极其温和,轻言细语地拐着弯夸奖这对新晋的黄金搭档。

黄少天根本没有丝毫拘束,拽着记者问哪个角度拍照好看,什么表情最容易吸引粉丝。黄少天的脸原先是健康的小麦色,由于打游戏久居室内肤色已经转化为透红的白皙,记者最后实在熬不住纠缠,随口说了句黄少都很好看,如果发色染回来形象就更好了。

黄少天惊呼一声不可能,然后夸张地转头询问喻文州此言真假。

喻文州倒是出乎意料地点点头,笑着说原来的发色可能更好看,然后胳膊一伸顺手把黄少天捞回座位。记者给了喻文州一个感激的眼神,掏出录音笔和小本本询问采访可以正式开始吗?

“赛前喻队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蓝雨的目标是冠军,那么这次获得冠军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吗?”

“没有意料之内的结果。竞赛胜负永远是未知的,这样比赛才更有意思不是吗?”喻文州淡淡地笑开。

黄少天福至心灵地接话,“况且没有人不想获得冠军,下一个赛季同样的问题,我门一样会回答蓝雨的目标永远是冠军。”

“不愧是默契组合,连回答都那么一致。”记者掏出笔划了条线,继续下一个问题。“听说两位曾经不合,在训练营里发生过争执,有过这些事吗?”

黄少天心虚看了喻文州一眼。

“我和少天一见面就很默契。”喻文州睁眼道,“就是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合作也合拍,说实话我们到现在也没有吵过架。”

记者哦了一声,有些不敢置信。

黄少天默念这是为了营造蓝雨双核形象,并不算睁眼说瞎话。

接下来记者为了几个比赛中的问题,看得出来是下了很大功夫,指出的都是比赛里关键又容易被忽略的转折点。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是根据粉丝投票选出来的。”记者显然也很感兴趣,黑框眼镜下的眼睛都变得炯炯有神,“两位现在有女朋友吗?”



黄少天身体一僵,指尖开始发麻,昨晚刺骨的寒冷仿佛复苏,再一次侵袭整个身躯。

倒是喻文州游刃有余地挑挑眉,还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说实话会掉粉吗?”

“我觉得会的。”记者笑着回答,“虽然粉丝们会很失望,不过像两位这么帅气的青年没有女朋友也很难相信吧?”

“谢谢夸奖。”喻文州食指点了点座椅上的扶手,有些意味深长,“少天有没有女朋友我不知道,不过我目前还是单身。”

黄少天猛然抬头,眼睛里带着不敢置信的惊讶。

“看来黄少很惊讶呢?”

“那当然,我还以为能讹队长一顿饭的!”黄少天挥舞着拳头,把之前的慌乱一掩而过,“真是可惜了,粉丝们你们听好啦,G市最有价值男选手们现在都是单身呢,不要放过这次机会啊,多来蓝雨门口转转或许就能碰到我们哦!”

“少天你这样会造成混乱的。”喻文州嘴上这么说着,却全然没有制止的行动。“蓝雨的安保工作做得还是很好的,大家不要试着挑战,会给工作人员带来困扰哦。”

谈话以一种轻松自由的氛围划上了句点。记者收好东西,起身跟两人道谢,“今天的采访结束了,不好意思比预期晚了半个小时。不过黄少果然跟传言一般非常健谈哈哈。”

送走了记者后,黄少天转头调侃喻文州。“队长我发现你说起瞎话真是面不改色啊,青训营的时候我门关系不算太好吧,那时候我都怕你忍不住打我哈哈。”

喻文州闻言也是笑开,“经理嘱咐过要营造形象,兵不厌诈。”

“那女朋友的事情也是善意的谎言咯。”

“这个不算。”

黄少天心里扑通落下一块石头,但加速度明显不够给力,石头还没有落地之前,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继续笑着说。

“她还没有答应呢。”

一脸甜蜜。


tbc

  35 4
评论(4)
热度(35)

© 山木查 | Powered by LOFTER